CBA

空城计

2019-10-12 22:33: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凌蓝和陆明再次见面的时候距分手时已相隔了二年。他们注视着彼此,目光中充满了探寻。还是陆明先打破了沉默,听说你已经结婚了,过得好吗?凌蓝顿了一下,挤出两个字,挺好。凌蓝不敢相信,面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是当年穷得不值一文的打工仔。她更不相信她刚才坐的那辆宝马是他的私家车。这世界是怎么了,如此天翻覆地的变化竟然会发生在他身上。想当年若不是家境相差悬殊,加之父母的极力反对,也许真的就和他在一起了。时过境迁,当年那个有些土气的乡下进城的农民形像已在他身上找不到影子了。

又是一阵沉默,凌蓝看着陆明,他慢慢的用勺子搅拌着咖啡。她最怕他问的一句话,还是被他说出了口。“说好等我二年的,怎么就急着嫁人了?”凌蓝也早已在心中准备好了回答,“你一直没有音讯,我以为你早就忘了。现在还是相信承诺的年代吗?”陆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他拉过她戴着戒指的手,“钻这么小,不觉得委屈吗?”凌蓝抽回手,有些愠色,“也不是为这个结婚的,过的是日子。”陆明自信的一笑,“我摸爬滚打了二年,今天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凌蓝有些警惕的说,“那你约我出来做什么?”“你欠我个人情,你让我二年之后扑了个空。”“你想怎样?”凌蓝有些不耐烦。“当初你们嫌我穷不要我,今天我有钱了,我来要你。到宾馆和我开个房。”“你无耻!”凌蓝愤怒的拎起皮包转身要走。陆明上前迅速抓住了她的手腕,“给你二十万,怎么样?”凌蓝用力挣扎,他还在不停的加价:五十万?八十万?一百万?凌蓝慌乱之中打了他一个并不响亮的耳光,他松了手,凌蓝从咖啡厅里夺门而出。外面日光强烈,一时照得她有些晕眩。

凌蓝走在街上,刚才的一切就像作梦一样。她六神无主的走着,一辆白色宝马从后面追上来,在她旁边降低了速度,车窗摇下来,陆明在里面喊“以前我一吻你,你就咬我,现在你还愿意咬我吗?”凌蓝看也不看车里的人,向前紧跑几步拦了一辆计程车坐进去。

回到家,凌蓝倒在床上回想二年前,和陆明在一起时的点滴。一些温暖的细节仍然历历在目,但是今天的这个人,已与当初判若两人。他为什么要这么污辱我?当年在这座城市里,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是谁帮助过他。如今他却以为有了几个钱,就如此不可一世。她越想越气。

接下来的几天里丈夫下班回来的时候,都显得垂头丧气。终于有一天,丈夫像是鼓足了勇气,“我们离婚吧。”当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凌蓝的脑子嗡的一下。“为什么?”凌蓝低声问,低沉背后蕴酿着爆发。“你和陆明上床,你想永远瞒着我吗?”“我没有!”她大喊。但是对方很冷静,“什么都不用解释。离婚是最好的。”凌蓝顿觉天昏地暗。对方轻轻的关上了门。

凌蓝离婚不久。她意外的接到了陆明的电话,“恭喜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凌蓝咬牙切齿,“陆明,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你辜负了我,我能让你一贫如洗,像我当初。”“你报复我,有什么好处?”“当然有好处,损人不利己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我用了五十万,他就把你拱手相让。哈哈!”凌蓝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原来这不仅仅是误会。她恨那个薄情的男人,竟然伪装的这么好,好像受伤的是他,自己竟然被算计了都不知道。“他根本不够爱你,我帮你证实了这点。还是乖乖投入我的怀抱吧。”耳边回响着陆明的声音,世界仿佛变成了真空,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

凌蓝和陆明结婚了。这个婚姻对凌蓝来说,来得太快,并且有些屈辱。喜庆的成分不多,心里像荒芜的坟墓。婚后的日子陆明经常不在家,说是出差。凌蓝守着大房子,静静的一个人住。她觉得陆明像鸟一样自由,飞来飞去,自己无法跟随。寂寞的日子,凌蓝很想有一个孩子,温软的婴儿,抱在怀里,该是多么安慰。就在这时,她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声称怀了陆明的孩子,要她做好离婚的准备。凌蓝哭笑不得,这世界怎么颠倒了。

共 15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人呀!到底要干什么?[编辑:槐花乡人]

1 楼 文友: 2008-11-27 19:59:41 我一直认定短篇小说与小小说的难度,如同近距离舞者,一个极小的动作都是那么的清晰。《空城计》可以说,是对人们不负责任的婚姻在进行批判。但小说的情节与生活脱节,陆明只是两年的时间,就接到了天上的馅饼,挥金如土?对于陆明的行为,让人们怀疑他们有过的爱情。对于人物的朔造,给读者一种晦暗。陆明用钱报复,凌蓝的男人见财忘情,没有尊严与骨气的凌蓝,都不是正极性人物。有些情节还有待于交待。个见! 一个行走在梦中之人,喜欢从文字中寻找乐趣。

2 楼 文友: 2015-09-12 18:42:25 写的真不错,祝创作愉快!

安庆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金华男科医院
汕尾治疗白癜风方法
安庆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金华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