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龙詟 第11章:堵天河之死

2020-01-19 10:56: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詟 第11章:堵天河之死

农雨泽他们没冲几步。严南钊他们就止住了,同时严南钊也让日渊剑,发出黑剑气,抵挡赭鞭剑的赤黄色剑气。但严南钊灵气功力,低于农雨泽。于是他借法阵之力,两力才抵。

两方又陷入了对抗状态。

后面的剑气阵中,蚩尤城却凸显鳌头。

“坚持住。”

一阵内音传来。

对抗的双方人听见,都为之一惊。来者之人,不知帮哪一方?

突然树林里,一个白气金棍阵和一个白气长笔阵,向空中蚩尤城人飞来。并击中他们。

“啊!”

“啊!”

空中一阵哀叫声传出。不断有蚩鹫,和蚩尤城人掉落下来。

乐语琴抬头见到,转身顾情风和黎美纯身边,抱起他们,躲入了莲花气体中。

地上,叫花城和圣书的气阵,冲向蚩尤城两个剑气阵背后。

瞬间冲破冲散,形成连贯反应。所有阵形都被冲破。

几股力道来回夹击在场之人。都在拼命运气抵挡力波带来的伤害。

“师兄,护住孩子。”乐语琴喊。

黎宏正和农雨泽夫妇,朝顾情风他们运气过去,自己另一只手,又运气抵挡。

大家都被震摔在地,脚下物品散落一地。黄熙隆见身边一个盒子,是牛头金色图案,知道是贵重东西。便揣在怀里。

严南钊和农雨泽首先起身,跳起向对方攻去。

只见空中刀光剑影,强烈光下,不见其人。

地上,黎宏正和金九州他们一动。立马挥剑斩杀,空中掉来的蚩尤城人和鸟。

严南钊听见蚩尤城人惨叫分心,望向而去。

农雨泽见好机会,赤黄剑气,一剑刺去。

堵天河见自己师父危险,飞上挡去,推开严南钊。

农雨泽一剑刺去。剑气刺穿堵天河身体,在震裂严南钊左臂骨头。

农雨泽见有人,挡在严南钊面前。定眼一看。

堵天河却微弱音道:“这世间,究竟什么是对与错。”

农雨泽一听,不明其意,顿了一下。

然就是这一下,却给了严南钊机会。

严南钊飞转身,跃到农雨泽面前。右掌七层蚩尤掌打去。击过他护身灵气,掌气击中他胸口。

农雨泽立马反应,左掌打向严南钊头部。

严南钊右掌向上迎接。

砰!

两人被掌气震开。

农雨泽右手赭鞭剑一提。直接将堵天河提成两半落地。

“师哥。”

“师弟。”

“天河。”

蚩尤城人大喊到。

仅仅在一刻时间内,发生了如此多的变化。

严南钊和农雨泽,各落自己队伍前。持剑相向。

严南钊看己臂膀,赤黄色气体缠绕。己感自己臂膀断裂。

“相公。”

“师父。”

奚佳慧和弟子们上来,问忧喊。

此时空中,金九州和黎宏正。手持兵器,器带源气,向严南钊头上劈来。

严南钊灵气震开身边人,提气一剑横砍去。

一股黑剑气直扑两人,将两人震飞后摔地。

两人本身剑阵中,源气就耗损巨大。被震之下,一口鲜血喷出。

而严南钊受伤在身,刚又奋力一挥。此时,同样一口鲜血喷出。

黄熙隆看见,逃心很重。说道:“快,快扶着师父撤,快撤。”

随后几个弟子,扶起严南钊,他们向后撤去。

严南钊死看农雨泽,记仇已在心。

活着护城士们,急忙跟上。

“给我追。”护法农管仲喊到后,神农城人,准备去追。

农雨泽伸剑拦住。见严南钊他们走远。口中压住的一口血,立马喷出。

“黑血。”农管仲惊呼。

“这蚩尤掌,果真霸道。”农雨泽狰狞到。

“浮仙草,快拿浮仙草来。”农兴收喊。

农晴欢上前,摸摸身上。没有。在四处摸摸身上,还是没有。他脸急红。

“找找,地上找找。”农涵冰吼。

随后四人,如黑影一般,周围地上飘找。都未找到,又飘在农雨泽面前,低下头。

农晴欢一下跪地道:“城主,我对不起你。”

他右手掌气运出,朝自己额头打来。

安若兰一手扶住农雨泽,一手挡在农晴欢额头前道:“你干什么?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死。”

这时,乐语琴伸手过来。递上一株浮仙草道:“大哥,浮仙草来了,赶快服下解毒。”

农雨泽转头望着她,微弱音说:“这样,你师弟就,不够了。”

“先把你救好,等到了神农城再说。”乐语琴语气坚定。

农雨泽点点头说:“先取一片叶子,试试看。”

乐语琴便把叶子,喂他嘴里。

周围人疑望于他。

农雨泽吞下肚,灵气一用后。摇头道:“没用,这灵气蚩尤掌,太过霸道。”

大家一听慌了,安若兰更是流出泪水。

“大家运气,把毒给逼出来。”黎宏正说。

农雨泽摇摇头道:“浮仙草都不行,更不用说,逼得出毒了。只有看实心草了,可这实心草,根本无法得。”

神农城的人听见,都低下了头。只有他们才知,得实心草之难度。

“药灵赭鞭剑,就是一味草药。他可是神农帝,鞭测药性之鞭。也是随神农帝,征战四方的宝剑。”

一个声音传出,说话者正是顾夏,但大家没有发现他。情急之下,他也猜想一试的。

“对呀!怎么没想到呢?多谢高人指点。”安若兰向空中答谢。

“究竟是谁在说话?此人功力不低啊?”金九州望着空中。

大家都疑望空中。

“夫君,快试试。”安若兰喊。

农雨泽把右手指,在赭鞭剑上割破,按在剑身上。只见赭鞭剑,发出刺眼的绿光。一阵阵绿光波,向他身上浪去。

农雨泽闭眼,气入丹田。身体上,绿光波来来。

片刻后,他撤手指。口出一口血,有黑色和红色参杂。

他好点了说:“只能控制,无法治愈。已经很幸运了。没想到这剑,还是一味治病药材。”

“大哥,先回城治伤吧!等伤好了,我们再找蚩尤城报仇,也不迟。”黎宏正伤感说。

农雨泽点点头道:“只是这样,对不起万龙兄和夏兄弟了。”

“四位护法,砍几根树木,做个担架来。把大哥抬着走,等找到马车再说。”黎宏正说。

“遵命。”神农城四护法,应到后去做。

“剩下的人,把死去的烈士安葬。”黎宏正喊。

其他人听见后,动起手来。

“义弟,你们也伤亡很多。先回天山城安顿,不必送我回神农城。等安顿好了,你们再来。到时我们再去找蚩尤城算账。”农雨泽说。

“大哥,我…”黎宏正欲说。

“义弟不必在说,你的心意我们明白。你先回城安抚亡灵,等安排妥当后,再来神农城。”安若兰说。

“是。”黎宏正小声到。

黎宏正转到叫花和圣书两城,的城主旁边说道:“几位兄台顺路,麻烦帮我,照看一下我大哥,多谢了。”

南方医院电话预约
南京邦德医院在线预约
北海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淮安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宿迁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
  • 游泳
  • 法甲
辽中县为209个社区村免费建网站奢侈品市场和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