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谁号令骑天 三十一章 失散

2019-09-13 19:50: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谁号令骑天 三十一章 失散

今夜,依然无月,凉风尤其刺骨。

众人架不住阿洛克曼的百般盛情邀请,只得赴约前去城主府大堂共进晚餐。

大堂内,众人小酌两杯后传出的欢声笑语就算隔着两条街都不难听见,当然,除了全程冷着脸,眼神中充满着寒意的的叶无封以外。

戒生与谭木烟见时机对头,搂着两个前凸后翘的金发陪酒女郎就早早的先行告退了,只留下了脸色不太好看的杨二洁和众人还在大堂内胡吃海塞。

两个身穿华府的谢顶大臣见两人要走,刚欲起身却被阿洛克曼狞笑着拦下“别担心...他们跑不了。”

不知为何,这大堂内的酒肉食物虽然看上去并无异样,但却源源不断散发出一股诡香,让人忍不住的想把它们咽入腹中。

直到酒足饭饱,阿诺克曼才舍得抹抹嘴巴,张开了油腻腻的大嘴“噢...朋友们...希望你们还能吃得下...我们为你们精心准备的甜点。”话音未落,大堂中忽然多出了一股恶臭,几个身披黑袍拘偻着腰的人形生物端着几盘硕大的肥虫走到了大堂前,居然哼起了歌。

“这是?”

“我们称这种虫子为蹄触,是专门喂给祭品的食材。”

“...我不懂你的意思。”

阿洛克曼装模作样的站起身来,顶着大肚子渡起了步来“你难道以为外边那些该死的怪物真就不想吃掉我们?要不是我们定期供奉人肉,我们也活不到今天.

..再过两天就是进贡日了,幸运的是你们这群倒霉鬼出现在了我的城墙外,你们是外乡人,就算是把你们都当作祭品喂给那些怪物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不满......我说的对吗?”

“但如果我们不从呢?”孙悟空站起身来,奈何长棍不在身边,只得握紧拳头看上去毫无气势。

“你们不会还没在菜饭中吃出迷药的味道吧?”阿洛克曼的笑容愈发狰狞,但应声倒地的,却是自己这边的士兵与大臣。

“我说你们怎么不碰桌上的菜饭呢...你就不怕我们掉包吗?”孙悟空也学着阿洛克曼笑了起来,但却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当然怕,所以我把准备给你们吃的和准备给自己吃的这两份,都下了迷药。”阿洛克曼,挑了挑眉头,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粒绿色的药丸,生咽下去,看来这就是那迷魂药的解药。

见餐桌上的众人一个一个的倒下,阿洛克曼深吸一口烟草,挥了挥手吩咐道“把楼上那两个蠢蛋也一起架下来......帮他们洗洗,然后关在地牢里,如果没有我的允许,这两天地牢里就只能出现我的近卫队。”

穿着重装甲的士兵火急火燎的冲上楼去,挨个挨个的撞开房门,却只发现了一张写着嘲讽之语的纸条以及两个昏睡过去的金发女郎,看来众人之中还是有聪明人的。

城主府三里开外,谭木烟披上了一件不知从何处偷来的粗布衣风衣,混进了晚集市当中,雾都的集市上各式各样的奇异之物层出不起,他们甚至把外边林子里的那些无比恶心的巨大虫类当做宠物饲养,但谭木烟丝毫没有驻足观看的意思,他步子快得出奇,但却有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

“你怎么他们会在两份菜里都下了药?”戒生几乎是小跑的跟在后边,他第一次意识到了轻功的重要性。

“当然是猜的,我又不蠢。”

“......那你为什么只带我一个人出来?”

“带多了阿洛克曼一定会起疑心......再说我们之中除了你以外谁还比较像个好色之徒?”

“......那我们现在去哪?你有计划能把他们就出来?”

“当然没有......我觉得现在我们应当先自保性命,比如干掉后边那几个跟踪我们的混蛋。”谭木烟话毕,毫无征兆的抽出了巨刀,示意戒生闪远点。

近卫军见自己身份暴露,也只得抽出三尺青锋,不顾四散的人群迎面而上,谭木烟虽然暂时不能运行道法,但只凭自身武学要解决掉这几个连武师封号都够不到健壮男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果然,还没出十个回合,便有几名近卫军胸口上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苟延残喘的倒在了地上,事实上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刀法,剩余的三名近卫军绝非不自量力之人,见敌太强,也再无送死之意,一溜烟的便不知逃向了何处。

谭木烟收起了斩堂刀,拎起戒生运上了他那半吊子的轻功。

“我们去哪?”

“出城是不大可能,我们得找个小角落藏起来。”

一路狂奔,直到汗流浃背腿脚生麻才体力不支谭木烟才停了下来,喘气之余,戒生抬起头来瞥了一眼自己所在的环境,这里看上去像是雾都的贫民区,木屋上长满了密密麻麻且留着脓血的寄生虫,街道上满是皮包骨头,眼中无神的的居民,手上拿着自制的简陋武器,那些武器的用处并不是来自卫,而是抢夺落单富人的食物,甚至......肉体。

谭木烟整了整衣服,慢条斯理的迈起了步子,在恶狼群之中越是显得不慌不恐,活下去的机会就越大,但他忽略了一点,就算是再穷凶极恶的人类也不会像野狼那般只知道愚昧的敬畏强者,比起对力量的忌讳,他们更害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在饥饿中慢慢死去。

“噢......朋友们,我知道你们很饿......但我绝无恶意,我们只是需要你们稍微挪挪屁股,让我们藏一段时间。”

“我知道有个地方,很适合你们藏身。”一个邋遢的中年人迎了上开。

“什么地方?”

“我的胃里。”

一根木板,直落在谭木烟的肩膀上,接下来便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击打使得谭木烟只好拿起巨刀挡住自己的要害部位,他并不想与这些可怜人动手,至少现在不想。

“我们现在怎么办?”戒生只是挨了几下便感觉到了一股钻心般的疼痛,他只得乖乖的跟在谭木烟的屁股后边,拿着顺手抄起的薄铁板挡在自己的身前。

谭木烟只是提起刀背向地上一扫便划开了一道空隙,他再次拎起戒生,连滚带爬的躲入了一个小木屋中,小木屋内杂乱不堪,地上四处都是黏着的呕吐物以及刺鼻的恶臭,但好在这木屋还有扇虚掩着的门。

“把门顶上。”

“拿什么顶上?”

“你。”谭木烟说罢对着戒生歪了歪脑袋,戒生心中虽有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站起身来用自己微薄的身体顶住了门,但就算是这样破败易碎的木门也支撑不了多久。

谭木烟站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转动他那早已生锈了的脑袋,这房间里便窜出了个瘦小的人影。

宝宝脾胃吸收不好什么症状
小儿脾胃虚弱怎么调理
小孩脾虚吃什么好
怎么查有没有血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