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霸皇 第五百三十三章 抵达叶自城

2020-01-17 04:53: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霸皇 第五百三十三章 抵达叶自城

女子显然没有料到对付那个还有残余的力量,神色有些惊讶外却是不肯退让一步,似乎在静静的等候对方的动作。

眼见那剑身已经要到达xiǎo姐的身前,xiǎo雨直接是横身挡在了面前,干脆是闭上了双眼。

只是预料之中的疼痛似乎没有浮现,反而四周静的可怕。

睁开双眼,xiǎo雨顿时捂住了自己的xiǎo口,似乎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幕。

那剑身近在咫尺,只是对方的身躯在不断的颤抖。

没错,正是颤抖,似乎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四周的侍卫也是傻了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女子的神色也流露出疑惑的目光。

“法则之力,竟然是法则之力!”影魔老人惊声道,那瞳孔不断的缩起。若是之前,或许没有这么慌张,但是此刻身体中了毒,浑身的实力根本发不出五成来,面对这法则之力,自然没有抗衡的资本了。

空间一阵扭曲,那漆黑色的裂缝在众人的面前缓缓呈现。

这一次,众人则是陷入了彻底的安静之中,就连那女子,神色也是一片凝重。

至于那xiǎo雨,早已经是看的呆了,什么是法则之力她不清楚,但此刻老者的痛苦却是真实的映在了眼前。

马车之内,夜凌无力的抬着单手,浑身的痛楚説不出的激烈,怕是下一刻就要彻底的昏死过去。

醒来之际,便是察觉到了外面的异样,不过夜凌也是快速的理清楚了头绪,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救了自己,但若是被对方得逞,那么自己和这些人怕是都要死在这里了,不得已,才用出法则之力。

强行咬牙释放,那空间终于是再度扭曲。

“不,不要!”影魔老人吼道:“住手,快住手!”

嘶吼之际,更是拼了命的想要挣脱,但是在法则之力的空间之下,显得是如此的无力。

不得不説影魔老人有些倒霉,毕竟此刻的夜凌并没有多少力量,只是因为中毒才无法抵抗,实在是憋屈不已。

随着那裂缝的恐怖气息,影魔老人的身躯终于是被撕裂开来,整个轰然爆裂。

静!

全场出奇的安静!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连经过都诧异的很,但是一名初级武帝便是在众人的眼前死掉,甚至説连挣扎都没有,如此的轻松。

“喂,你打我一下,我刚才没有看错吧?”

“你也打我一下,这tm太吓人了。”

“不会是有高人出手吧?”

“高人?那可是初级武帝,竟然连防抗都没有就死了,难道那高人是武皇不成?”

·····

议论声响起,但是却得不到任何的解释。

反倒是那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走进马车之内,只见那男子浑身再度被鲜血染红,格外的刺眼。

难道是他?

女人不禁想到,只是以面前此人的伤势又如何做到,还是説方才四周真的有其他强者出现,故而救了自己一命?

无论如何,此次的危险总算是安然度过,不过还是牺牲掉了十几名的侍卫。

众人匆匆的行进,午时便是进去了一座城池之中。

漠家府邸之外——

“哈哈,沐汀阁下总算是赶来了,不知道货物是否安然运到?”一名中年男子见到车队缓缓停下,这才上前问道。

沐汀缓缓走下,却是轻声道:“中州之事想必阁下也清楚,此次运送货物,我黑市又是遭遇了那影魔老人,所以此次货物的价格提升百分之二十,我想漠家家主不会反对吧?”

中年男子一怔,随即有些惊讶,那魔影老人是什么人他自然清楚,可是这女人竟然安然走过,更是使得他震惊无比了。

但听到这百分之二十的价格浮动,却是凝神道:“此次事情的确是我漠家考虑不周,各位先行休息一下,至于这价格问题,我想稍后再与阁下探讨。”

沐汀稍作沉默了一下便是答应了下来,这才带着众人一同走入府邸之内。

“对了,我的手中有一名伤员,不知道是否能够为其安排一间房间?”沐汀轻声问道。

那中年男子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是答应了,只是认为是与那魔影老人战斗所伤,这并没有什么奇怪,况且一个房间而已,对于漠家来説又有什么作用。

只是当那血人被抬下之际,漠龙斌可是吓了一跳。

这哪里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伤成如此模样,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样的战斗。

安置好货物,众人才聚拢在大厅之内。

“沐汀阁下,这几位便是我漠家之人,乃是对此次货物价格进行商讨,对于阁下提出者百分之二十的提升,是不是有些多了。”待到众人落座,那漠龙斌才皱眉问道。

其中一名老者更是怒道:“百分之二十?纵然我漠家是需要,可这价格也太高了一些,难不成认为我漠家好欺负不成?”

xiǎo雨站在身后,刚要反驳,却是被沐汀打断。

“各位也清楚,我黑市经历了什么战斗,先不説那中州混乱之事,就算在路途之内,我等众人更是遭遇那影魔老人,若不是有高人相助,此次的货物可以説是彻底没有,为此提升百分之二十的价格难道不应该么?还是各位觉得我黑市之人的姓命不直这些钱?”沐汀缓声説道,每一句话都敲在了众人的心头之上。

“那运送之事,本就是你黑市的事情,难不成要怪哉我们的头上?”那老者显然不领情,转而冷声道:“再者説那中州的事情,我漠家何尝没有受到影响,难道这也要算在我们家族之上?我觉得这些损失,你们完全可以找那夜凌补偿。”

那漠龙斌一阵沉默,虽然话语有些不善,可道理却是不减。

“漠梓长老説的没有错,这些事情乃是我们也没有预料到的,这样强行施加在我们的身上,你黑市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一些?”又是一名老者喝道。

沐汀神色不变,依旧平缓道:“我黑市的运送本身没有问题,若不是你漠家指定此次的路程,我黑市又如何遭遇如此。”

“这···”

漠龙斌一阵头痛,对方的话语没有错,之所以指定这条路,只是在世间上要快一些,但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情,这也是叫他难以狡辩的事实。

那漠梓思索一下道:“纵然我们也有不对,可百分之二十的价格提升未免也太多了一些。”要知道,此次可是上千万金币的交易,百分之二十,也是足足的几百万了,这叫漠家有些难以承受啊。

“多?难道我沐汀的姓命在你们眼中不值百分之二十的价格?”那沐汀语气一冷道:“若不是看在怡萱的面子上,你认为可以拿到这些货物?”

“你···”

漠梓想要反驳,却是被漠龙斌打断道:“既然如此,那我漠家出钱便是,阁下几曰便留下修养就好。”

“家主!”

“家主!”

·····

漠龙斌的言语顿时叫几名老者惊呼一声,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家主真的会同意这个要求。

漠龙斌苦笑一声,顿时冷声道:“此次事情不要再提,我漠家需要这批货物,你们应该清楚,准备好便是。”

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是啊,现在中州以乱,这批货物对于他们漠家来説,实在是不可多得了。

数道冷哼响起,这才纷纷散去。

“阁下不必在意,此次事情是我漠家多有得罪。”那漠龙斌叹息一声道。

沐汀却是淡然道:“不知道我能否知道漠家此次为何需要这批装备和药液?难道是为了应付中州所用?但在我看来,漠家却是不必着急。”

那漠龙斌一阵惊讶,随即摇头道:“我漠家之意并非在中州,而是在这叶自城!”

沐汀神色有些疑惑,那漠龙斌继而解释道:“不瞒阁下,我漠家在这叶自城内可是举步轻重,如今面临两个世家的打压,若是没有这批货物,一旦发生战斗,那后果不堪想象。”

“那怡萱···”

“那龙家逼着我漠龙斌嫁出女儿,简直是欺人太甚,这一次,我漠龙斌説什么也要与其战上一战。”説着,漠龙斌的眼中便是闪过一丝狠厉。

沐汀一阵沉默,转而道:“以你漠家之力,即便拥有这批货物,也绝不是那龙家的对手。”

漠龙斌想不到沐汀会如此説,顿时苦笑道:“那依照阁下所言,难不成真要我漠龙斌与其联姻不成?那也只是权宜之计,那龙家未必会与我漠家合作。”

“未尝不是一个办法,那就要看家主如何选择了。”沐汀淡然道。

那漠龙斌目光转而步入了深思之中,却是沉默了起来。

“唉,或许阁下説的有理,只是我漠龙斌心有不甘。”漠龙斌轻声道。

沐汀也是沉默了起来,此刻的她却是没有办法帮助漠家,更多的心思则是放在了那受伤男子的身上。

走出大厅,沐汀便是直接来到了男子的房间。

那伤势依旧没有变化,但是却也没有加深,这倒是叫沐汀惊愕至极。

长春专科牛皮癣医院专科哪家好
北京丰益医院电话多少
贵阳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
三亚看牛皮癣多少钱
遵义癫痫病科研中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