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江南連載玄幻花季流年第二十六章

2019-10-12 16:24: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二十六

  上船后,大伙都对渡船老伯投来了探寻的目光和关怀的询问认识或不认识的都发出了由衷的评论

  湘明也小声的问老伯:“大伯,身上有什么地方会痛吗”大伯摇了摇头,说:“不会了这群犊了,好横放我年青二十岁,也非放倒他们不可”见大伯没事,有人转换了谈话的对象,问打斗的老伯说:“老伯,您真行两手一抖,便将七八个后生放倒在地,可见您是道中高人,武林神功啊让我们大长见识了”老伯笑笑地说:“哪有的事我就爱每天早晨锻练一下身体,练练养生气功,没想到情急之下发挥了作用我这也是实在看不过眼了,才在众人面前班门弄斧……”渡船老伯接过话头:“今天真要谢谢大哥要不是大哥,还真不知要发生什么事情”有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事,转过头来问湘明说:“你们到底什么事得罪了这班人”湘明回答:“没有啊也就校篮球比赛他们输了”“那,也太霸道了吧”,问话人感叹“这算霸道那天我见杀猪人的儿子,也就今儿个最先出手的那犊的哥哥,只因买猪脚的人问了价后没买,端起杀猪刀就要砍人追得人家满菜市场跑,好不惊险还不都是杖着他们都是洪武教头的徒弟,又是本地人欺行霸市我早看不惯了”打斗老伯接话说船上人开始议论开来,有人说:“听说洪教头是‘洪家拳’传人,已教徒多年,很历害的”打斗老头接话说:“哪有的事他教的即不是‘大洪拳’,也不是‘小洪拳’,只是本人姓洪而己,这就叫‘洪家拳’传人”大伙听后都笑出了声

  这时船到岸了

  湘明和杜鹃紧走几步赶上轻身上岸的老伯,湘明小声说:“老伯,今天谢谢您了您帮我们解了围”老伯转身慈祥地望了他俩一眼,然后摸摸湘明的头说:“小伙子,好样的看得出你功夫不错你也不用怕他们,我只是多管闲事而己”湘明说:“哪里的事,我们真该好好地谢谢您的”老伯说:“好吧,那就先这样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转身便匆匆离去杜鹃失望地站在那里,嘴里嘟噜道:“这老伯怎么这样子对人不冷不热的,而且来去匆匆”湘明笑着对她耳语道:“大凡有本事的高人都这样”

  第二天上课,课间操期间,湘明将董国兴叫到河边僻静处:“谢谢你了,国兴”“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国兴答,“你对我那么好我早想交你这个朋友了”湘明愉快地揽住了他的肩头:“好样的你的功夫很好的,哪里学的”国兴答:“你的功夫也很好啊,想必在我之上,我还想向你学习呢我,只是自学的”“自学的”湘明惊讶,“自学的都这般了得确实不错,很棒很棒”这时,校广播操的音乐已响起,他们往回赶路上湘明问董国兴:“你学的是什么拳种”国兴答:“很多,但,我最喜欢‘翻子拳’昨天,我放倒赖伙清用的就是‘翻子拳’的手法,上下并用,眼疾手快,以腰发力……所以,很见效的

  最有趣的是,第二天与魏峰、赖伙明一伙碰面时,他们面色不温不火的,全没了昨日下午的嚣张气焰见了面,低了头,一闪就过去了所有的一伙人都是这样湘明和国兴望着他们的背景,忍不住捂着嘴想笑

  直到下午上学时,国兴将两封信交到湘明的手里:“给你魏峰、伙明一起转交过来的,托我转交给你”湘明接手一看,一封是魏峰师父写给自己的另一封信上写着:“上官文清先生启”字样毛笔楷书字迹倒也端正有力直到这时,湘明才明白,昨日帮忙解围的那位老伯叫‘上官文清’

  下了课,湘明邀国兴一同到操场边树阴下将写给自己的那封信拆开展开信纸一看,只见上面用端端正正的楷书写道:

  湘明同学:你好

  善坤在此有礼了

  据悉,昨日劣徒聚众,寻你等在翠清江边滋事,已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皆因彼人平素教徒无方,未加严历管束或给你等造成不悦,洪某颇感不安和惭愧

  今特致信,深表歉意

  还望今夜或某日,洪某愿备簿酒数杯,在舍下略表心意,以显对你等的友谊之情和敬意

  盼答复为适谊此致

  敬礼

  武友:善坤

  某年某月某日

  看完魏峰师父的书信,国兴脸上露出了笑脸:“想不到魏峰的师父还挺友善和谦下的,与传闻中的‘武霸王’形象完全不一样与他的徒弟也不一样耶”湘明没有答话,双眉紧锁国兴问:“怎么了”湘明答:“没什么事情估计没有这么简单”国兴问:“那……”湘明说:“将信送给上官师父看了再说”

  下午放学,湘明带着杜鹃和国兴向东山拾阶而上这是一片“原住民”的生活片区,都是独门独院的“四合院”和“小吊楼”依山而建绿水清山,在这城区的挂角,给人颇有一些世外桃源的感觉杜鹃和国兴都是从小在县城里长大的,可从来也没有来过这片古老的住区,踏上片区的台阶,也似乎有一种陌生感觉国兴不由的问湘明:“你从来没有来过‘东山’,能找得到上官先生吗”杜鹃不由的笑起来,说:“放心吧,没有湘明找不到的地方”湘明指着山的右侧接近山顶的位置,几棵参天古树下,有一户独门独院的青砖“四合院”,对国兴说:“那就是上官老先生的家,他会在那儿等我们的”国兴疑惑:“你跟他约好了”湘明摇头:“没有”他惑杜鹃笑

  来到上官老先生的“四合院”门前,只见整个院子背山倚松而建,依然坐北朝南松下有几块巨大的山石,石下有潺潺的山泉流出,然后被导引流入“四合院”内整个“四合院”呈长方形构筑东西窄,南北长院门要拾阶拐到南面才得以入门庭前能望见翠清溪的完整走势,景色特别美特别尽兴来到上官先生的大门前,大院门是紧闭的,门檐上贴三张方形的巴掌大些的纸张,上面分别用新色的毛笔水画着三只卷毛的小绵羊湘明一见就笑了:“上官老先生还挺童真、挺幽默乐观”国兴和杜鹃同时问:“怎么说”“你们没看毛笔墨汁是新色的,说明画是刚画贴的”湘明答,“喻意‘三羊开泰’呢,说明老先生很欢迎我们,把我们比喻成三只快乐的小绵羊”杜鹃、国兴听了忍不住笑起来湘明让国兴去开门:“你去开门吧,他将收你做徒弟的”国兴反问:“真的”“真的”湘明答,“你们两个有渊源的”国兴将信将疑地试推了一下大门,大门真的是虚掩的,再用力一推,门就开了只见长长的院子对面,敝开的大厅内,蒲团上正打坐端坐着上官老先生见门开了,他睁开两只眼晴,发话道:“好没礼貌的三个后生,也不敲门,就推门进来”吓了国兴一跳,赶紧躲到湘明的肩后,湘明笑笑地答道:“上官老先生别这样,您不是在门上画着,让我们‘三羊开泰’吗”上官先生听后,笑起来说:“果然聪明那,你们过来吧”这时,湘明他们才看清院内的情形:只见整个长方形的院落内被改造成了一个平垣而又不太深的池塘塘水面上,用水泥清砖砌成的两朵类似于梅花的平面形状,很显目每块清砖都只能容得下正好一只脚的站立湘明一看就明白,这是“梅花桩”只不过是设在流动的水面上而已也就是说,如果人要从大门囗通过院落进到一楼客厅,都必须跨越这青砖砌成的梅花瓣砖下的水还在流,有各色的鲤里在砖下游动,情形相当悠闲上官老先生发话了:“女娃先过吧”杜鹃有些犹豫,湘明给她打气:“没关系的,我在后面保护你,你尽管向前跃,要相信自己”杜鹃很听湘明的话,坚毅地点了点头,然后将书包交到了湘明的手里,便跃跃欲试起来,湘明再次给她鼓劲:“大胆的往前越不要有顾虑”杜鹃听话地点点头湘明嘴里喊着:“一、二、三、”三字音刚落,杜鹃已冲跃了出去前半程还算顺利,只是临近对岸时,身子晃了一下,湘明迅速用掌一拔,杜鹃便顺顺当当地落脚在了客厅前的水泥地上上官老先生满意地点头笑了嘴上又说道:“该你们男娃上了”湘明、国兴点了点头湘明对国兴说:“还是你先过吧”国兴点点头刚要出发,上官老先生又发话了:“慢必须按梅花瓣的路径走,否则不算不能象女娃那般简单”湘明鼓劲:“没关系的走慢点就是”然后将嘴护到他耳边说:“过去了,他就会收你做徒弟的”国兴来劲了果敢坚毅兴奋地跨出了第一步其间摇摇晃晃、欲倒欲摔的时候,湘明总是及时的用念力帮他扶一扶,然后在嘴边为他鼓劲:“加把劲不错”,每一道难关过去了,国兴都变得更加有信心起来,七拐八绕总算顺利平安地上了彼岸,脸上露出了欢快的笑脸

  这时,上官老先生对湘明说:“这下,该轮到你过来了”说话间双手向院子上方一推,十个球形的沙袋便从院子上方的几个花框似的水泥横梁上垂吊下来,每个球形沙袋都垂吊在池中每片梅花花瓣的正上空近一人高处,在那儿摇摇晃晃上官老先生再运气推了一把,十个沙袋摇晃得更历害起来,如荡秋千一般,将整个池面摇晃的满满的国兴不禁感叹:“这怎么过喔”上官老先生说:“他自有办法,用不着你操心”同时抬头对湘明说:“你必须按‘梅花桩’八字步法走,落下一个八字都不算,不能象他们两个那样,简单随意的过来”湘明点点头,迅速放下书包,从包中取出善坤的信叠放在上衣口袋里,如蜻蜓点水般跃上了池桩,只见他并不是用整个脚掌落桩,只是用前脚掌在每一个池桩上轻盈的一点,根本不存在停留的余地,另一只脚早已跃上了另一只池桩,动作之快,动如脱兔,疾如闪电八字梅花步的转换更是如清风掠白莲般的干净利落上官老先生“很坏”,在湘明行进的过程中,还运功用嘴悄悄吹动沙袋,让沙袋摇晃得更加复杂历害杜鹃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嘴上又不敢说,国兴也为他捏一把汗躲避身边错综摇晃的沙袋要比行走在池中的“梅花桩”复杂得多,湘明除了脚步轻盈灵活之外,上身更是灵动异常,在凶险的沙袋中穿梭,如“白驹过隙”,瞬息万变一眨眼的功夫便跃上了“莲池”立在上官老先生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善坤的书信,交到上官先生的手里,嘴上说道:“喔,给您,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上官老先生将信随手地丢在了身边的茶几上,眼晴却笑眯眯地望着湘明说:“不错,真的不错比我估计的还要好你的功底很深啊,小小年纪在哪里学的”湘明不好意思地红着脸歉虚地说:“没有,练的不好在湖南老家学的”

  上官老先生突然来了兴趣,对湘明说:“不如我们俩到水中桩上比划一下,图个快乐自从这池建成至今,还从没人陪我玩耍过”

  湘明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好吧,点到为止”

  说话间上官老先生双手一挥,十个下垂摇晃的沙袋,还未待人看清楚怎么回事,己被他不知怎么的绑扣在了横粱的高处杜鹃和国兴都觉得神奇,只有湘明不觉得奇怪自然地越到“莲心”中,等待上官先生的出招上官先生见湘明已摆好架式,也不由分说,双脚跃入池中,落桩的同时,两股水柱从他的两个桩前喷射出来,斜刺里象两把宽阔的大刀,向湘明当胸横砍过来,这是国兴和杜鹃做梦也料想不到的事情,从末见过如此打法,双双身不由己地同时大喊了一声:“啊——”湘明似乎早有准备,燕身一跃,早己趴在固定的沙袋上,躲过一招;还未待上官先生再出招,湘明早己落桩,蹲身的同时,双掌象刀一样在水中向前一划,两条水线如同两把利剑,向上官先生斜挑出去,上官先生也灵活,一个“旋子三百六”早己越到了另外的桩上,也躲过了一劫;他还借转身之机,右手出掌,向湘明的面部打来,湘明侧身一躲,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掌气重重地拍打在了池外的门柱上,好不惊险惊出了杜鹃一身冷汗,嘴里不自主地喊到:“别打了,两个人别打了”湘明听了笑起来,顺势往水里一捞,一条阔背的鲤鱼,越出水面,向上官老先生飞去,上官老先生也笑笑地接住:“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后生可畏真的不错”然后,将鱼轻轻放入池中,跃身上岸湘明也跟着上岸

  这时上官老先生的心情特别好,对他们三个说:“几十年没人陪我这么快乐地玩了,今天遇到湘明真好”国兴奇怪,他怎么就知道湘明的名字了杜鹃似乎明白其中的奥妙,于是没人提问老先生

  同时,湘明指指茶几上的信对上官老先生说:“您还没看信呢”上官老先生反问:“我还用看吗”湘明若有所悟——心情愉悦,总算找到了同道高人

  国兴却被眼前的情景搅得一头雾水

  共 471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章所述是翠清江边打架风波的延续面对魏峰、赖伙明一群人的恣意挑衅,湘明三人虽各藏身技,仍辛亏了岸边老伯——上官文清的出手相救所谓正义自有天助,相逢也是一场即定的缘份魏峰一伙类似横行街里的仗势欺人,最终在众多谴责声中落荒而逃,可见,正义公道是自存人心的上官先生的仗义出手,不仅伸张了正义,也可算替湘明他们解了围在彼此岸边分别之后,这件事情才稍稍告了一段落只是事件的发展,永远是一个峰回路转的过程,转折里暗藏的契机总是难以一言道尽就仿佛古时冤有窦娥冤宴有鸿门宴,魏峰的师父,所谓的“洪家拳”的传人——善坤,对此事情的表态,表面恳切良善的道歉信,邀湘明和上官文清至舍一讯,是真是假,是虚是实,仍是个未知对此,湘明所持的态度,将信送至上官天清的家里而本章的重点,也正在此处湘明、杜鹃、国兴,一行三人,前往拜会上官天清,在湘明和上官先生的默契里,又给读者见识到了气功的奥妙之处之后的“三羊开泰”,以及摆于路中的“八步梅花桩”,都隐约表现上官先生做为高人的童趣之处,这貌似也是一种返璞归真的性情流露在文中,作者对“八步梅花桩”做了精细的描写在这一过程当中,我们不仅再次见识到了湘明的气度和身手,更身体力行地体验到了上官先生真性情下的忘年情义让人感佩,感念故事在此嘎然而止,至于善坤摆宴的真实,有待下节详叙精彩的故事,感谢作者的支持,期待更多精彩【:消失若默】

  1楼文友: 17:00:45 本章所述是翠清江边打架风波的延续面对魏峰、赖伙明一群人的恣意挑衅,湘明三人虽各藏身技,仍辛亏了岸边老伯 上官文清的出手相救所谓正义自有天助,相逢也是一场即定的缘份魏峰一伙类似横行街里的仗势欺人,最终在众多谴责声中落荒而逃,可见,正义公道是自存人心的上官先生的仗义出手,不仅伸张了正义,也可算替湘明他们解了围在彼此岸边分别之后,这件事情才稍稍告了一段落只是事件的发展,永远是一个峰回路转的过程,转折里暗藏的契机总是难以一言道尽就仿佛古时冤有窦娥冤宴有鸿门宴,魏峰的师父,所谓的 洪家拳 的传人 善坤,对此事情的表态,表面恳切良善的道歉信,邀湘明和上官文清至舍一讯,是真是假,是虚是实,仍是个未知对此,湘明所持的态度,将信送至上官天清的家里而本章的重点,也正在此处湘明、杜鹃、国兴,一行三人,前往拜会上官天清,在湘明和上官先生的默契里,又给读者见识到了气功的奥妙之处之后的 三羊开泰 ,以及摆于路中的 八步梅花桩 ,都隐约表现上官先生做为高人的童趣之处,这貌似也是一种返璞归真的性情流露在文中,作者对 八步梅花桩 做了精细的描写在这一过程当中,我们不仅再次见识到了湘明的气度和身手,更身体力行地体验到了上官先生真性情下的忘年情义

  2楼文友: 17:02: 0 话说,我喜欢像上官先生那样的人,那 三羊开泰 ,还有那 八步梅花桩 ,真心是世外高人啊,而且性情也暗含返璞归真的随意之气,很是喜欢

  楼文友: 17:0 :27 精彩的故事,我坐等后面的收稍,哈

  4楼文友: 07:00:14 当然,我也欣赏你的性情偷笑

患有心肌梗死女性能服用通心络吗
佝偻病患儿O型腿主要见于维生素D缺乏
动脉粥样硬化能吃通心络胶囊吗
窦性心动过缓会引发什么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