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李鸣生:生活是文学的土壤

2019-09-19 18:39: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在我看来,作家的创作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偏重于写大众生活,一类偏重于写自我心灵。但即便是后者,依然离不开现实生活。因为作家的心灵,本身就活在现实生活中,想超脱也难以超脱,想逃避也无法逃避。因此文学不管写什么,怎么写,其实都离不开生活,或者说很难完全离开生活。

比如,过去我对井冈山的革命斗争史,更多的是停留在概念的层面。去年走进井冈山后,我的认识才有所不同。举个例子,当年毛泽东带着队伍上井冈山时,只有700多人,几百条枪,但最后居然取得了井冈山革命斗争的胜利,打败了蒋介石800万军队!这究竟靠的是什么?通过走访,我才领悟到,其实靠的不是标语口号,也不是大刀长矛,而是一种信念,一种坚持!

在深入灾区的生活中,我也深有体会。由于身在现场,亲眼见证了大地震的残酷。正因为生活感动了我,我才将情感注入作品,写出了后来获得鲁迅文学奖的《震中在人心》。此后,在灾后重建的日子里,我又先后四次深入灾区。灾区人民震不垮、压不倒的精神再次感动了我,于是我又写了反映灾后重建的长篇报告文学《绝地重生》。我想理直气壮地告诉人们:四川灾区人民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上用两年多时间就重建了新家园,让多数人的居住条件一下前进了 0年甚至50年,真的很了不起!这种精神我把它称之为“汶川精神”。“汶川精神”其实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民族精神,也是当今中国最稀缺的一种精神,它为当下的中国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是对民族精神的一次丰富与提升!

总之,长年累月地深入生活,让我深深体会到,生活本身就是文学,就是作品,它蕴藏着最丰富的故事,最深刻的思想,最生动的语言,最鲜活的细节。深入生活,不仅是为创作积累素材,而且是作家的一种人生体验,一种精神补钙。

孩子不爱吃饭
小孩挑食厌食怎么办
宝宝为什么不爱吃饭
女性小便有异味吃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