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鬼眼术士 第59章 狗嘴长不出象牙

2019-10-12 18:10: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59章 狗嘴长不出象牙

“撕嘴!嗯嗯!女孩子嘛干嘛把话讲得这么难听了,这么凶也不怕嫁不出去的吗?都这把年纪了,应该找个男朋友什么的玩一些亲亲的游戏不好的吗?老是打打杀杀,唉!大煞风景,大煞风景呀。”不住的摇头摆脑。

倪瑞儿听他这么一说,真有种被呛着了的感觉,这人还真是得寸进尺了,该不会是看我好欺负,一个女的就凭由你欺负了吗?眉头扬了扬,好在她仍是忍下了性子来,哼了一声,道:“我找男朋友的事不劳你关心,时间到了自然就来。”

“切!也不看看你年纪多大了,再不找的话老了没人要怎办,我就好事作到底,当你男朋友好了。”这家伙还真是脸皮厚了,这话也讲得出来,也不看看站在你眼前的是谁了,那可是堂堂青龙帮的堂主,只要她一个不高兴,把脚跺了跺,大地都会震动了起来,杀个把人,自也不在话下,而敢调戏她的,真没见过,也就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头才有这份胆量了。

“小子!你这嘴……可不要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有时祸从口中出,占了点小便宜把自己陪了进去,你认为值得吗?”倪瑞儿也是诧异他的大胆,不过仍是好意地劝着,照你这么下去,非得得罪不少人,就是进了青龙帮,看那样子还不把所有的人得罪光了,那可没你什么的好处。

“瑞儿姐,你可别吓我呀,我只是喜欢了你而以,又没说要把你娶了回家当老婆,你可不要多心了。”这越说越是离符了,他都没搞清楚倪瑞儿这年纪有没老公,生了几个孩子,却来这里胡说八道,这不是占人家的便宜吗?

倪瑞儿一听就知他这嘴里长不出象牙来,这货的话也是越说越难听,再听下去也不知他还会说些让你上气的话,还是先开溜吧,有时间再跟他聚一聚,劝上一劝,现在当着这么多的手下面前说这话,到底让她面子上下不了台。

“凌痕,后会有期了。”一个转身,立即就长扬而去了。

她的一干手下们,则是押着云省六小龙离开,她们来得突然,去得也,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有身份地位的人,办法就是干脆。

至于地上的那一袋钱,倪瑞儿连看一眼都没看,是没有带走它的意思,凌痕也是有点不解,她们找上了自己,一半是因为自己打了张辉等人,另一半则是为了这一袋钱,此时也没为了这些钱而把事闹大,就让他感到不解了。

这一来就是一大堆的人,这一走就走得干干净净,变得冷冷清清起来。

只是这才打闹过后,一个店折腾的不成模样,估记于建设三人出来一看,非得痛心死了不可。

耳中听到外面没了动静,他们三人也是开门走了出去,一时就傻了眼,真是有种欲哭泪之感。

好在那张辉被凌痕揍了一顿,被迫拿出一些钱来作赔偿,不然真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当下凌痕也拿出一万块钱来交到他的手里,道:“于老板!真是对不起了,你去找人来把墙修补一下,然后再刷一刷涂料,重开张。”

于建设看着他一阵激灵,那敢要他的钱,硬是塞回了给他,道:“小伙子!你可知道自己惹上什么人了吗?怎还笑得出来,现在你得点逃了,青龙帮的人追来的话,你可就完蛋了。”

他也是怕凌痕不肯走,这张辉末必敢来,青龙帮的人可就不不好说了,别要这墙才修补刷上涂料,人家一来又折腾成这样子,我只是一个作生意的小老板而以,可没你们那本事瞎折腾着,何不早点走了让我清静的呢?

当然了,这凌痕这么大的能耐,连张辉那么多的人都打了,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作的了,只是不想他在自己店里又打又闹,这心脏再好的人也是受不了。

于建设又不是傻子,也料到凌痕是有来头的人,不然他怎会这么牛逼了,居然就敢把青龙帮的人给打了,连倪瑞儿这样有来头的人也不放在眼里,试问又有几个人是可以作得到,这也难怪那张辉会被打惨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现在他担心的是,凌痕走了之后,张辉或是倪瑞儿等人回来报复的话,那又该怎办的呢?

这才是他所要担心的问题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凌痕这么强大了,他要是不走的话,给他于建设几个胆子也不敢赶人,惹他生气的话怕是没你好处,谁又知他会不会干出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来了?

现在他所要作的是,还得讨好这些凌痕了,还不能得罪了他。

连青龙帮都敢打的人,放眼整个云省而言,真不多见。

就那云省六小龙吧,敢动青龙帮的东西,这下可好了,被倪瑞儿等人捉着,押回到帮里只怕难逃一死了。

况且于建设等三人早见惯了青龙帮的手段,是深知他们的厉害之处,又怎会不害怕了,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老婆与女儿着想的吧,这事是张辉挑起来的,因他看中了自己女儿之故

,若非凌痕的话,此时都不知情况怎样了?

听了于建设的话后,凌痕只是笑了笑,于海珍上前说道:“我说……你还是考虑一下我爸的话,那青龙帮真不是盖的,得罪了他们,死的时候都不知道怎死的。”

“放心吧,我只是住在这里而以,这不关你们什么事,他青龙帮再不讲理,也不可能怪罪到你们头上来的。”

父女俩唯有苦笑,他们说得这么多,就是怕被连累上了,希望凌痕能明白这点,的走人了,那知这人竟铁了心要住在这里不肯走,他这又是什么意思了?

当然了,他们也不敢直接就问了他这话,这青龙帮还没得罪,只怕就要得罪凌痕了。

“那……这店都打坏了,晚饭不知还能不能准备了出来。”于建设只得找个借口来为难一下,希望他知趣一点。

“嗯嗯!没事,实在弄不出来,煮个面条或是泡个食面也成。”凌痕所谓地说道。

这么一来,于家父女三人苦笑都笑不出来了,泡面……这什么情况了?你不是很有钱的人吗?怎地这样的东西也吃得下了?

一连几个问号在心里涌了起来,势又不敢把话说得太绝了,只能是暗叹了而以。

这是一个两方都不能得罪的人,他一个平常人家,又怎敢怎样了?

这人出手这么大方,看那样子也是个有钱的人了,那知于这吃之一字一点都不讲究,什么的面条或是泡面也成,这叫啥事了!

你是玩得爽了,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难作,谁又知道青龙帮的人还会不会再次回来生事,再有这样的事的话,我于建设一家人可就惨了。

而且以那张辉的性格,这一次吃了大亏,恐怕会回来报复,这可怎办的呢?

这时,于建设可就发愁了。

没办法,谁叫咱没啥本事,生意也作不大,认识的人也不广,拳头是没人家的硬,打架也是不行,得了,这回连跑路都跑不掉了。

凌痕回到房里,把那袋钱扔在一边,坐在床上,静下心来了再修炼他的去了。

虽说现在那袋钱的事已是曝了光,青龙帮的人也走了,不过他仍是不想就此而回去了,这一趟出来真如师父所说的那样,真让他发了财,又干了架,是不是真如他所说的那样,自己不能过早就破了童子之身了?

就自己这年纪,只怕也只有他才白白地浪了大好时光,大学那会同学们个个都开了戒,就他一个穷鬼没钱没势,还没个女人瞧得上,所以这也是被迫奈之举。

接下来吧,自己可不能露富了,算得上是个小富翁了,这要是让人知道自己发了财,那还不盯着自己的钱而来了,如果的话,那就没办法找得到真爱了。

他前思后想,决定还是要回去上班,毕竟华泰集团对自己还蛮是不错的,况且要是没华泰集团的话,自己还没有这个发财的机会呢!

作人嘛,就是要有那觉悟,饮水思源,人家给了你这个机会,总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人了,那也太对不起华泰集团了。

他没有立即就回去上班,那也是有原因的,他得把思路想清楚了,今后得如何的来作,这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如果草率就作出了决定,后悔了怎办?

这也正是他留在这里,没有立即就回去的原因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华泰集团方面可是急坏了,昨晚吴清仁获释后,立即就把打了回去,所以林如韵等人已是知道出了什么事了,他们有意安排凌痕到云省来是有目的的,那知竟会出这种事来,现在人算是失踪了,不论怎打,就是总处在关机状态,他们担心的是,凌痕千万别出了什么事才好,这可不是他们安排步骤里有的事。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有哪些专家
成都恒博医院在哪的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周日有专家吗
成都恒博医院在哪儿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专家号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