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紫域之巅 第四十四章 世仇

2020-01-17 00:4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域之巅 第四十四章 世仇

叶放,直到这一刻!

终于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光是嘴上説説的,也直到现在还是探不出底来。

心里的骄傲,在这一刻已经有被冷水临身的冰冷感,气焰在嚣张,可眼前的事情,让他一时也有些无法接受。

不説自己多少年的苦修。就是这套功法的珍贵程度,在这骷髅山上自己至少也是前三的存在。

其实这套功法,是老辈留下的,来处无法追索,但这里却只有自己和叔父两人能够完全的习练。

其他人也只是能修炼其中一部分,也就凭着这一diǎn,至少在修为方面他是仅次于大当家和叔父之下。

而就凭着这一diǎn,他有值得骄傲的资本。可在这会,一切都已经让眼前的这个人给轻松的颠覆。

看他的样子还有余力!这一刻,不光是他震惊,就连在座的都是这个想法。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就在刚刚,要不是叶放身法了得。现在已经倒下了。

冬寒看着他﹕〝继续努力,你很不错,再加把劲説不定胜利不远了。〞

冬寒在搜寻着,这个功法的来处的同时,也大致的知道,这有些象在那矿洞下的绿色神魂的功法,但还是有些不同。

不知他的原因,还是功法的原因。总之,他虽然天贱不错,但,还没有发挥出这套功诀的真正威力。

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説,冬寒也很确定,这套功法,跟那帮人肯定有着联系。

如果是那样,那么,大家还真是有着很大的渊源了。

这是世仇。

虽然不知道,在那边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管谁对谁错。但,至少传冬寒这套功法的人和那套功法的所有者是不世的仇人。

就是他们一路追杀而至,也因为他们冬寒才有了这个机缘。

冬寒自然知道自己口诀里説的事情。但,没有亲眼见到,也难説对与错。

不过,两边是对立的,而且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这一diǎn,从那两个灵魂那就知道了,冬寒自然是把那两个灵魂体压榨的价值全无才会消灭它们的。

不过现在看来,眼前是另一帮人的余裔了。看眼前这些人的表现,好象并不知道那些事情。

〝你怎么也会这种技法?〞

〝你傻了?就行你一人会啊?据我观察,这里的人都会各种绝技吧。不过就是你和那个吃过豹子胆的要强劲一些吧?〞

〝怎么?怕了,要是怕了就抓紧的换人。不过你就算在坚持下去,结果也是一样的。〞

〝哼哼,你也太xiǎo瞧我了!这只是刚刚开始。〞

〝唉还在吹!你这种精神倒是直得夸赞。可是你还没有冷静下来啊!〞

〝都説了,你要进全力。到现在还是留有余手。不知是你还没有练成呢?还是有什么其它原因?〞

〝来不要愣着了,光玩嘴炮。没得意思。〞

〝你找死?!〞

〝你没有那个本事。〞

〝呀…。〞

这一下他终于被冬寒给激怒了,浑身的气势在上升的同时,身后有一个蝙蝠的虚影在他后背隐约的闪现出来。

他的速度也是暴长了几倍,‘嗡’一下就消失在冬寒的面前,然后冬寒全身好似被盯着,好象都被他缠裹在原地。

荧光剑似风刮过,吹的脸皮都有些疼痛。这次冬寒真的来不及躲闪了,

虽然,他身后的蝙蝠影子不是很大很疑实,但那股绝杀的气焰却是刺痛脸颊,剑尖在冬寒的眼睛里快速的扩大。

隐隐还有翅膀的风声传来。

‘咔’的一声,象两个闷雷在石室里爆炸,冬寒的短刀散着一股水蓝色的内气,孤傲的与剑光相撞,然后两人同时的向后退却,脚下有石面因为摩擦起了两道白白划迹。

‘嘭’,冬寒也退到座椅上。

〝再来!…〞

这次还是和先前一样的快,只是这次改变了攻击的要diǎn。换成左右和后边。

但冬寒每每看是要丧命的一瞬间就会险而又险的化解开来。兵器相撞的声音,震得石厅的石壁都在瑟瑟的抖动着。

〝嗯,这才象样。不过这还是不够!〞

冬寒虽然在防守,但还是有开口的能力。手臂稍有些麻木。

〝看来这是你的最大潜力了?那么,该我了。〞

冬寒在防守的一瞬间,气惯右手,右手的弯刀蓝光一闪,紫色的电弧随着刀影倾泻而出。

快如闪电,就朝着刚刚与冬寒分开的叶放而去,他的眼睛里有着不解,紧盯这带着紫色的刀影。

‘轰’这一下,与他的剑碰个正着,轰响过后,他的身体就象被千斤的铁锤给砸中一般。

‘嘭’的一声就砸在了石壁上,身后的虚影也已经不见,胸口的血污,显示着他已经输了。

他靠着石壁少倾,慢慢的堆了下去,最后还是一条腿弯跪在地,脸色紫红色,眼睛就如牛铃般的看着冬寒。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胜过我?〞他还要往起站,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这时那些人也反应了过来,和他坐在一起的一男一女赶紧过去扶起他,给他吃了内伤要,把他搀扶到木椅上。

冬寒也回到椅子上坐下。

〝怎么样,这下知道我是表里如一了吧!〞

大当家的没有説话,看了看那个狠历的老者又看看那个平和的老者。

两人的表情有些不同,但都是吃惊,加上无法理解。

要知道,冬寒最近的事情他们都已经打探的很清楚了,这还是个少年呢!可这份表现,太惊异了。

冬寒自然也不会在意他们的想法,在加紧恢复的同时,看着他们。

〝还有一关,过了以后我就可以离开了。怎么样,是谁来啊?〞

〝哼,你不要狂傲!现在也有些笑的早了些。我骷髅山是那么容易説来就来説走就走的吗?〞

还是那个大当家口中的老二。

这会他来到那个叶放的身边,把了把它的脉。

然后看着冬寒説道,〝你先恢复一下,老夫一会就领教高招,不过在这之前想问一下,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説了你也不知道,何必要问?再説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怎么对我的功法感兴趣啊?不过也没有关系,只要你能留下我,那么我身上的都是你们的。〞

〝不过,我还是相信,你没有这个本事。〞

冬寒已经知道这里有这种功法,只不过他们好象并不知道那其中的事情。

就算是世仇,冬寒一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除非他们要把事情做绝。

当然,也不会悲惜什么,但却不会主动的做什么。至少那件事跟这世界的人没有关系。

老者一听冬寒这样説,神情更是爆厌许多,很有就要动手的意思。

〝老二不要鲁莽,有话好好説来。何况我们还有要事要做呢!〞

他看着老者diǎn了diǎn头。然后再看向冬寒﹕〝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好。〞

北京熙仁医院李纳
钦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吉林治疗阴道炎方法
海口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苏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