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天命神权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的心好痛

2020-01-18 21:5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命神权 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的心好痛

吴梓在高空中测试冥王帝玺的效果的同时,方子明一直在一边静静观察着。

他不动声色的隐去自己的身形,以他的实力不想让对方发现,吴梓就算是找破头也不可能会找到。

吴梓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正被方子明看在眼里,就在他将冥王帝玺变幻成弓箭的时候,方子明的眉毛轻轻挑了挑。

“这是一把十分强大的武器,但是从上面的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看来,似乎又不像是仙界的武器。”

方子明轻轻晃动着手中的折扇,自言自语的说道:“或许是他从那个被他称为地球的地方带过来的,没想到下界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武器,竟然都能令我感到一丝压力,真是有趣,我都忍不住想要去那个地方看一看了。”

下一刻吴梓射出了魔力箭矢,而方子明的身影同样消失在了原地,他提高了自己的速度,追寻着魔力箭矢的轨迹,随后一把将它紧紧捏在了手中。

魔力离开了吴梓一定范围,没有得到持续的供应便会开始消散,方子明为了能够了解一下它的特征手中泛起了一阵星光,把即将消散的箭矢给稳固住。

但是下一刻魔力箭矢上散发出一丝丝的黑暗气息,竟然开始腐蚀起了星光,方子明连忙松开紧握着箭矢的手掌,失去了星光的稳固最后消散不见。

“好强的腐蚀之力,竟然连我的星光都能够消融。”方子明的话语中透露出了无以言表的震惊,同时他的心中再次好奇起来,“吴梓这小子真是太有趣了,不知道他还会给我带来多少惊喜。”

方子明本来就对吴梓很感兴趣,因为他可以不断的带给自己惊喜,带给自己乐趣,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找到白帝中院来,如果吴梓接下来能够带给他更多的惊喜和乐趣,那么他就更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

之后方子明抱着满心的期待离开了这里,回到了自己的公寓之中研究起了从赤炎鸟那里拿来的碎片了。

…………

吴梓此时依旧在房间里面照着镜子,看着手中由冥王帝玺变化成的细长黑剑,他现在很想尝试一下直接用这把剑攻击会有多大的破坏力,可是苦于没有一个参照对象。

或许他可以选择直接对着自己房间的地面上来一剑,但是这个公寓内部的空间可是有着许多的阵法,要是自己一剑不小心破坏了阵法怎么办,他现在可不想惹麻烦。

当然他也可以去外面测试一下,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对着岩石或者树木来上几剑,但是即使是那样,就算是把整座山都破坏了也体现不出帝玺的真正破坏力。

想要破坏一座山他自己也可以做到,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以他现在的肉体力量,断金裂石根本就不在话下,一拳在地面上打出一个大坑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同样冥王帝玺变幻成的这把黑剑肯定也能做到,直接扎进地面绝对不是问题,削铁如泥那是肯定的,但是要摧毁一座山也同样不是一剑就可以做到,还是需要时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既然都是可以做到的,那么根本就没有可以参考的价值了,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一个品级较高的武器跟这把黑剑对砍,这才能最直接的体现出它的威力。

或者他还可以拿去给一些对着方面有研究的人鉴定一下,看看冥王帝玺是什么品级的武器,不过这种事他就更不可能做出来了,如果真那么做了只能说是没脑子了。

冥王都已经说了这是破世级的装备了,估计在仙界也算得上是仙器的级别了,毕竟那是可以打破世界法则的装备,拿去给别人鉴定那不是等同于告诉别人我这里有好东西,大家快来抢。

再次挥动了几次黑剑,听着那嗡嗡作响的剑声,吴梓将它变回了帝玺的形态收回了手背上,再次成为一个刺青,随后消失不见。

该做的已经做了,已经确定了它确实具有增幅的效果,剩下的只要到时候再测试一下帝玺直接攻击的威力就可以了。

躺回到床上之后,扯过被子直接蒙头大睡。

…………

咚咚咚……

第二天一大早敲门声再次传来,吴梓不得已只好起床,穿着一声睡衣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去开门。

如他所料,敲门的正是维衣。

身为专属女仆的她还真是尽职尽责,只不过是早上七点半她就已经起床了,而且她手中竟然还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热气腾腾的早餐。

“先进来吧!”吴梓打了个哈欠,转身朝着卧室里面走去,边走边说道:“你等我一会,我先去换个衣服。”

一番洗漱,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吴梓坐在了客厅中的沙发上,维衣则坐在另一边,吴梓端起盛着稀粥的大碗,边喝边说道:“你吃过早餐了吗?要不要一起吃?”

不过随即他又发现维衣只是端了一碗粥过来,根本就没有第二碗,但是自己话已经说出去了,于是他尴尬的笑了一声,把自己喝了一半的稀粥推了过去,说道:“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就喝这半碗吧……”

吴梓笑的很尴尬,这只能怪他实在是太神经大条了,明明就只有一份早餐,偏偏还要说出那种话。

维衣依旧保持毫无表情的脸,语气平淡的说道:“不,我很嫌弃,虽然我还没有吃过早餐,但是我也绝对不会吃你吃过的东西。”

面无表情,语气平淡,但是吴梓却是从这里面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他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是的,他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再一次受到了深深的伤害,相处的时间虽然短暂,也就是两天而已,但是这两天无时无刻不再被维衣的嫌弃中渡过。

每一次都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成吨的伤害,可是自己又无力反驳,毕竟事情确实是那样,他的确是有拿过凌紫瑶的内部跟苏月的内衣,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即便是误会,那也是事实,既然事实如此,他又怎么能反驳得了。

只好继续让妹子嫌弃着了,他相信迟早有一天事情会真相大白的,到时候她就能知道自己是一个大好人了,那时候她一定会因为现在这样对待自己而感到愧疚的。

乐安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温州医科大学附属舟山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南通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镇江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