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都市咸鱼王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天

2019-10-12 20:43: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咸鱼王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天

红老太带着赢菲菲走出来的时候,张伟已经将几道菜炒好了摆在桌上了,这家伙自来熟得很,手脚又麻利,弄得好像他是这里的主人,而红老太祖孙二人才是客人一样。

张伟已经想通了,刚才之所以会被袭击,按照白泽的说法,是自己得罪过这位赢菲菲大小姐,而唯一得罪过她的地方应该就是穿过她的内裤了。

张伟对此表示理解,正常的女孩都不会待见穿自己内裤的变态的,至于这个“变态”为什么会穿,那就不是重点了。

他已经知道,守护赢菲菲的应该是亡灵一类的存在,这一点刚才他已经见识到了,虽然不敌【地狱】的力量,但他觉得刚才的“突袭”只是她守护力量的九牛一毛而已。

“出来了?快来趁热吃吧,不是我吹,我这手艺就算是五星级大酒店的顶级大厨,也会甘拜下风!”张伟笑着招呼着。

此刻,餐桌旁除了张伟他们三个人和白泽这一只神兽,还有一只鬼魂,这是张伟刚才做完饭,打开厨房窗户,直接让【地狱】伸出鬼手,从楼下捉上来的一只流浪的魂魄。

这是一只“中年鬼”,大大的啤酒肚,秃秃的脑袋,正“乖巧”地飘在一旁瑟瑟发抖——他真的快被吓死了,哦不是,他已经死了,应该说,是快被吓得魂飞魄散了,没有鬼魂在见识过【地狱】的力量后还能保持平静的。

张伟之所以抓他上来,只是想再测试一下赢菲菲的力量。

首先确认了一点,赢菲菲本人看不见鬼魂——她嘟着嘴巴,用力坐在凳子上表达自己的不满,完全不知道有只鬼就飘在离她身后不到两米远的地方。

“菲菲,来,尝尝这道油焖茄子。”张伟笑着对赢菲菲说道,同时给那只鬼魂打了个眼色。

鬼魂魂体一阵抖动,一脸惊惧地看着张伟,然后咬着牙关往赢菲菲身边靠去。

没有反应,即便那鬼魂穿过了赢菲菲的身体和她身前的餐桌,她的守护力量也完全没有反应。

“谁准你喊我‘菲菲’的?我和你很熟吗?”赢菲菲对于穿过自己身体的鬼魂毫无所察,瞪着张伟说道。

“好好好,赢菲菲大小姐,请赏脸尝尝在下的手艺,并且使劲批评吧!不管怎样,今天让你误会我也有,就算是向你赔罪了。”张伟说完,胸口的黑“卍”旋转了半圈,“地狱之门”打开,一只漆黑的鬼手从【地狱】中抓取了一只恶鬼出来,这只恶鬼就是张伟半年前抓的那个名叫吴峰的变态,他正在地狱中享受每天例行的“下油锅服务”,这会儿才刚炸了一半,才五分熟,魂体表面全是黑色的焦炭装皲裂。

“嗷!!!”

吴峰生前被他囚禁的女人们生生折磨致死,死后在【地狱】中每日刀山火海、油锅腐蚀、万箭穿心、碎尸万段,想要魂飞魄散都求之不得。

所以刚才他前一刻还在惨号,下一秒就发现自己离开了那个可怕的炼狱,回到了人间。

然后他就看到了离他最近的赢菲菲,恶鬼的本能催使他夺舍,却挣脱不开“地狱鬼手”的束缚,鬼嚎着挣扎。

鬼手将它举着,靠近了一点赢菲菲,就像动物园的饲养员用长钩挑着肉喂老虎一样。

果然,在恶鬼距离赢菲菲不到1米的时候,她身上猛然翻滚起一阵灰色的雾气。

“嗖嗖嗖!”

数十根漆黑的箭羽从灰雾中射出,将恶鬼射成了刺猬,而这些箭似乎对魂体伤害极大,只是一个呼吸的工夫,恶鬼吴峰就直接魂飞魄散了!

因为不在【地狱】中,这个恶鬼已经无法复原了,是真的玩儿完了。

说起来复杂,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数秒的时间里的,算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赢菲菲身上的灰雾就消散了,但张伟还是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从灰雾中传出,既像是千军万马呼啸而过,也像是千里江河滔滔而来。

虽然对恶鬼就这么消散了有些可惜——让它就这么魂飞魄散了实在太便宜它了,张伟还想要让它在【地狱】里受个几万年的苦,再变成地狱的养料呢,真是挺可惜的。

但是呢,确认了赢菲菲的守护力量,的确是某种“幽冥守护”,也算是那只恶鬼立功了,算它“死得其所”,张伟就大慈大悲地赏赐它灰飞烟灭吧。

恶鬼死得再惨,旁边那只可怜的中年大叔鬼再如何抱头发抖,赢菲菲身上灰雾中的声音再如何激烈轰鸣,对现实世界也产生不了任何影响,红老太已经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然后对张伟的手艺赞不绝口,而赢菲菲则依旧鼓着脸,忍着肚子“咕咕”翻腾的饥饿感,拉不下脸来品尝张伟这个“冤家”的饭菜。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红老太舀了一勺子红烧豆腐,递到赢菲菲面前,“尝一口,尝了你绝对不后悔。”

勺子里热气腾腾的豆腐,颤巍巍地晃动着,恰似一件艺术珍品,惹馋的酱汁无法掩盖豆腐洁白的本质,那一小块长方形的豆腐切得整整齐齐,沾在豆腐表面上的香葱、辣粉,更是红绿辉映,妙趣横生,更有一丁丁的肉末点缀其间,好似锦上添花,如同晶莹的翡翠,又软乎乎地,似有无穷的魔力,让人恨不得一口就吞下去。

如此大师级的菜品,那浓郁到让人沉迷的香味,赢菲菲没能抵抗得了诱惑,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巴,让她奶奶一勺子喂了下去。

这是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那一小块豆腐仿佛还没有来得及细嚼,就早已悄然滑到肚子里去了。待她清醒过来,一股甜的、香的、辣的棉糯滋味已经充满味蕾和食道,温柔细腻、爽口圆滑,回味无穷。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好吃?”赢菲菲突然有种仰天长叹的冲动,“为什么一个变态可以烧出这么美味的菜来?那只是一块豆腐啊!和这一比,平时学校食堂里那些觉得烧得还可以的菜,就是猪食啊!”

“怎么样,大小姐,还合你口味吧?”张伟笑眯眯地问道。

“还……还行吧!”赢菲菲很想言不由衷地损两句,可惜她觉得如果自己说“不好吃”的话,她的良心真的会痛的。

“这丫头,就是嘴硬!”红老太笑骂了一句,又给赢菲菲碗里夹了其它几道菜,然后对张伟说:“你也吃啊,别光看着啊。”

张伟给自己盛了碗饭,看着赢菲菲嘴巴很老实地把她碗里的菜吃光了,微微一笑。

对于这个“人形机缘”,他算是找到突破口了。

“你的猫要不要吃一点?”红老太瞥见白泽蹲在不远处,问张伟道。

“不用了,它一早就吃过很多猫粮了。”张伟答道,人家是神兽,不吃凡人的食物的。

“哼,虐待动物!”赢菲菲嘀咕着,站起来跑到厨房里拿出一个碟子来,夹了点饭菜放到白泽面前给它吃。

她真的很喜欢猫,特别是她发现这只白猫和别的动物不一样,一点也不怕她,更让她心生欢喜。

白泽没给她面子,对盘子里的饭菜不屑一顾,或者说,人家根本就没长肠胃,你让它往哪里吞?

赢菲菲觉得又被打击了,只能强行找回面子:“肯定是你主人平时太变态了,所以你才不吃他做的饭菜,对吧?我支持你!”

就在这时,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透过阳台照了进来,“擦过”白泽的白毛,“擦过”赢菲菲的马尾,照到了张伟的身上。

片刻之后,最后的残阳也落山了。

“嗯?”张伟放下了喝汤的勺子,因为他觉得随着太阳的落山,还有什么东西也跟着一起沉了下去

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包裹住了他。

这压力很轻微,极其轻微,要不是他拥有发达的“第六感”,可能一点也察觉不出来。

湘潭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佛山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茂名白癜风好的医院
湘潭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佛山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