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覆云乱煜 第八章 受禅坛

2019-12-04 12:00: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八章 受禅坛

殿内,文臣少,武将多。

不过今天没有人披着甲胄,而是统一换成了武官常服,一个个或是麒麟纹,或是狮子纹,还夹杂着几个飞鱼、蟒袍,当真是满堂的富贵气象。

曾经的西北军内部山头林立,如今西北军得了天下,这种山头也蔓延到整个朝堂,除了原本的五军都督,又多了一个以萧公鱼为首的归降派,再有就是以徐林和羊伯符等人为首的上一辈功勋老将,权势虽大,但后继无人,再过几年就要处于半退隐状态。

在这些老将之下的年轻一辈,自然是以魏禁最为风光,尤其是蓝玉转为文臣,林寒和萧瑾离场已成定局的前提下,魏禁成为大都督的下任接班人已成定局,而定鼎一战时,诸将中唯独他可以独领一军更是可见一斑。

如今的庙堂,文臣以内阁首辅为首,武将以大都督称魁,如今的内阁首辅是孙世吾,大都督是徐林,此二人虽然名义上是文武第一人,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位于他们其后的次辅蓝玉和中军都督魏禁才是实实在在的掌权人,此二老就等着熬够了日子,得一份殊荣荣归,然后朝堂上一代新人换旧人。

如今的萧煜可谓是春秋鼎盛,最不济也有三十年的时间执掌国柄,蓝玉和魏禁的年纪与萧煜相仿,有这份一起打天下的香火情分,两人只要不犯什么太大过错,多半能留下一段君臣佳话。

从这点上来说,两人新的仕途不过是刚刚起步,所以这满朝上下哪个敢不捧着自然是人人拾柴火焰高,风光得如同烈火烹油一般。

魏禁走进大殿后,立刻被众星捧月地环绕起来,地位相差不多的,关系亲厚的,喊一声文则,地位差一些的,关系稍微疏远的,便称呼一声文帅。

在这殿里的都是头面人物,许多言辞也颇有些肆无忌惮的味道,尤其是本来就不怎么把规矩放在眼中的林寒,此时更是言谈无忌道:“我听说内阁那边最近正在议定封爵事宜,文则,以你的战功而言,一个国公爵位是跑不了的。”

魏禁笑道:“我也听说了,冷乾你可是要继承草原的汗王之位,那是实打实的亲王爵位,我这个国公,比你差远了。”

许多人闻听此言,颇有些恍然大悟之感,难怪林寒会卸任五军都督之首的中军都督之位,原来是要返回草原当藩王去了。

不过细细想来这也在情理之中,草原汗王之位本就是林家的,林寒作为林家人继承王位乃是理所应当之事,而且萧煜最初起家就是依仗着妻族林家的家业,曾经暂摄王位,如今已然夺得天下,马上就要登基称帝,这草原王位自然要还给林氏后人,而林寒是他的小舅子,跟随他征战多年,无论功劳苦劳,亦或是亲疏远近,都是最合适的人选。

林寒笑了笑,道:“平心而论,宗室外戚封爵终究是差了那么点意思,比不了堂堂正正的以功勋封爵。”

刚好走进殿门的萧瑾听到此言,笑着接口道:“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冷乾此言可谓大善

。”

林寒转过身来笑道:“我道是谁这么文绉绉的,原来是怀瑜,手头的差事办完了”

萧瑾摇头道:“没那么快,今天算是偷空得闲,完事之后还得回去接着做监工。”

徐林刚好也走过来,问道:“对了,王上和王后什么时候到”

萧瑾和林寒同时摇头。

徐林无奈道:“你们这两个做弟弟的都不知道,那还有谁知道”

萧瑾嘿然道:“越是到了此时,最信不过的便是兄弟二字。”

徐林神色一僵,不知该如何接话。

林寒突然咧嘴笑道:“天地君亲师,以后可就是君臣有别了。”

萧瑾意有所指道:“会凌绝顶多风雨,已是琼楼最上层。其中冷暖,唯人自知。”

徐林轻咳一声,不敢让萧瑾继续说下去,转开话题道:“我瞧着瑞玉一个人在外面赏雪,要不咱们也学着江南名士们的做派,一起出去瞧瞧这场新雪如何

魏禁第一个点头:“大都督此言甚好。”

徐林、魏禁、林寒、萧瑾,四人一起并肩走出大殿,殿外正值大雪纷飞。

除了最中心处的祭坛,周围还有近十万森然铁甲,层层环绕,肃然立于这大雪之中。

在十万大军之中,留有一线路径,一直延伸到祭坛的白玉台阶之前,由此便可步步登顶。

此时祭坛之上,空无一人,也空无一物。

时至今日,此时此刻,说是祭天之坛,应该称作受禅坛才算准确。

就在昨日,大郑皇帝秦显已经正式颁下退位诏书。

先帝崩殂,天下大乱,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朕承大宝于将倾之际,即位于危难之间,至今已有五年矣。

五年以来,天下荡覆,刀兵四起,九夏沸腾,生灵涂炭,虽赖祖宗之灵,危而复存,然实乃朕之过也。

今仰瞻天象,俯察民心,大郑之数既终,行运在乎萧氏。是以前王既树神武之迹,今王又光曜明,德以应其期,历数昭明,信可知矣。

故有诸将主张于前,文臣劝进于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朕亦何忍因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用是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效仿上古先贤,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禅位于齐王。

王其毋辞钦止。

得此诏书之后,萧煜并未假惺惺地推让,更没有让底下臣属来个再三劝进,坦然受之,并下令于次日在东都城外的受禅坛举行禅让大典。

于是,今日诸将诸公云集此地,只等萧煜现身,走出那最后一步。

不多时,一道身影缓缓走上祭坛,不过在第一层位置就停下脚步,手中捧着一方紫檀托盘,托盘上则是放有一个黄金三足酒樽。

萧煜近臣曲苍。

接着一位衮袍身影登上受禅坛的第二层,手中所捧之物,不是酒樽,而是大郑的玉玺。

大郑皇帝秦显

荣成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州花都花山医院怎么样
贵州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好
广州哪个医院看癫痫
昆明检查妇科的医院哪个好
分享到: